张传涛,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副主任,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赴武汉医疗队长。大年初一(1月25日)凌晨,他接到医院通知:紧急集合,出发武汉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他的微信朋友圈屏蔽了所有亲戚,而远在河南老家的母亲,为这次春节团圆已足足等待了8年。

张传涛工作中

前方疫情未知,我内心激动而紧张。

没有洗漱就随便抓了几件衣物,出门前,俩孩子抱着我的腿哭闹说:“爸爸说话不算数,答应带我们一起回老家陪爷爷奶奶过年、放鞭炮的。”我一个大老爷们儿,眼睛里却瞬间含满了泪水,实在是舍不得这对可爱的宝宝。但前方疫情未知,需要我们的支援。

在出租车上快速办理退机票、退酒店,故作镇静地给河南老家的老母亲电话说:“我要带孩子们去海南玩,老家太冷了”,母亲嘱咐我“出去玩,也要记得吃药,把血糖控制好,多喝水,不喝又要痛了(肾绞痛)。”

没等母亲把话说完,我就挂了电话,因为声音已经哽咽,母亲等这次春节团圆等了8年。接着,我屏蔽了老家所有亲戚的微信朋友圈,免得有消息传到父母耳朵。

上午8点,由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20个医务人员组成的支援队伍已经集合在医院门口。高院长和医务部各部长们已经在忙碌准备各种医疗物质了,在出征前的宣誓大会上,我被委任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赴武汉医疗队队长,深感责任重大。在省卫健委简短的集结及领导讲话后,我们飞赴武汉。

出发前合影

当天晚上,武汉下着雨,阴冷,整个城市是肃静的,充满了凝重的氛围。到酒店后,我申请加入指挥部,就想为武汉人民多干一点,不虚此行。难忘12年前武汉人民不顾危险救助过汶川灾区,现在,也应该由我们为武汉做些什么了!当我把队员住宿、随身医疗物质安置、指挥部会议、防传染培训等等一系列工作忙完,已经凌晨一点了。

26日,我们进入对口医院(武汉红十字会医院),和支援病区办理工作交接。对方科室的主任看着我们,流着眼泪办交接。我去到病房实地考察科室布局和病人情况,慰问了在院患者,给他们打气,鼓励他们,从他们含泪的眼神中,我看到了因我们的到来为他们增添的一份希望和期待。

由于前方医疗物资缺乏,接下来的几天工作中我一边寻找物资支援,一边安抚队员心理,并向队员承诺绝对保障大家安全上班。工作繁忙、任务艰巨,即使是休息时间,我都会到病房加班,为当地医生讲授中医药治疗方案,到病房查看病人,鼓励安抚病人。

不料,我来武汉的消息还是传到母亲耳朵里,母亲哭了很久,但始终没给我打电话,只是让哥哥和妹妹问候我,我也至今也没打电话给母亲,一则没有勇气打,二则也没时间打,总觉得有这里有太多太多事情要做。

作为四川赴武汉医疗队临时党支部组织委员,我为了医疗队8名队员筹备了特殊、简单的生日party,让队员们在紧张和阴冷的环境中感到了党组织的温暖。

武汉战“疫”,刚刚开始。我作为一名党员,已置个人安危于度外,愿意为武汉人民健康,贡献我一名白衣天使的热血。

红星新闻记者 蒋超 刘珂君

编辑 陈怡西